文豪野犬

在下東

【全职男神x你】喻太太 余生请多多指教

*疯狂填坑中ing(点了文还没填的不要着急  我肯定会写的(´Д`))

@鸢尾七月  太太点的 感觉拖了好久嘤嘤嘤

*最近不码字真的不是因为沉迷春人(*/ω\*)



*喻文州x你

喻文州对你的第一印象很 特 别
去病房看姑姑时
走错了门
刚打开
就被你泼了一身的奶茶
身上的白衬衫果断报废
“我不是叫滚你出去了吗 别再来......诶  不是他  对 对不起!非常抱歉”你涨红了脸 支支吾吾
“啊 没事 是我走错病房了 非常抱歉”明明是他被泼到 反而向你道了歉

“不不不  都是我的错  我认错人了    啊  你的衣服.....这样下去会感冒的  我这里有他的衣服 本来想处理掉的....... 真的不好意思   快换上吧 尺码应该合适  还有  换完后你的衬衫给我吧  洗完后我会还给你的  对不起.......”

喻文州含着笑看着眼前那个不停道歉的漂亮姑娘
差点以为她姓黄

“嗯 好^_^”

在你的要求下交换了联系的方法
过了几天你也顺理成章地把洗干净的衬衫还给了他

本以为不会有太多联系
还是失了算
那天喻文州按照惯例来看姑姑
准备走时却被隔壁的争吵声吸引

“滚出去 我不想见到你”你的声音冷到谷底
“哎呀他不是也有苦衷的吗  况且阿姨最近对你也不错 你不能那么对我啊”
“不用了 妈  她压根就一白眼狼  我们还是走吧”
青年和中年妇女从你的病房走了出来

好奇心驱使喻文州跟着他们下了电梯

“呵 要不是她身上还有一点钱 老子会稀罕”
“就是 马上就要死的人了 还这么恋恋不舍”
才刚刚出来没几步  语气却变了个味

这是在说隔壁那个小姑娘?
她好像被那些人缠上了
要.....帮忙吗?
喻文州闻了闻身上你还给他白衬衫
洗的干干净净
上面有好闻的薄荷味
嗯  这个忙帮定了

“他们啊   哼  一群披着羊皮的狼   当年我父母死掉养我的亲戚  明明当年只让我待了几天  因为拿不到父母的遗产把我赶到福利院去了  现在口口声声说什么对我有养育之恩  就为了这几年我辛辛苦苦赚到的钱.....”
“你 很严重吗  ”
“你说病吗  或许会死吧  没关系  说不定能见到父母呢  很开心”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姑娘
对待死亡如此乐观
明明生病了还是趁护士不注意偷偷吃零食
结果布丁没藏好被臭骂了一顿
还很委屈地说是因为病号饭太难吃
到处找病友聊天说地
结果因为常常找不到人而被限制了出行
忍不住找她聊天
忍不住给她带好吃的
忍不住的想靠近这个柔柔弱弱的你
........
“真的是怕寂寞的姑娘呢”
喻文州他想
“没办法  只好陪陪她了”

“哎呀  你想想吧  你死了  你又没什么朋友家人  还不如把钱给我们  我们还可以帮你善后”
“就是就是   大不了以后到了清明   我和我妈多烧点给你”

“哦  是吗  谁说她没有家人的?”
门口的喻文州浅笑着
“我就是她的男朋友  我叫喻文州  请多多关照了”
“对了  谁说她的手术不可能成功?  等她好了  我们就结婚”
“真的是抱歉  看来你们是烧不到纸钱了 不过你们需要的话   我不介意以后烧给你们”

吃惊的不仅仅是抢遗产二人组
还有你
你实在没想到
看起来那么温和的他
也是那么咄咄逼人
几次交锋  都是那对母子灰溜溜的走掉

“真的吗?”
“是呢^_^  虽然很难  但是国外的话还是有可能治好你的病的”
“我问的是  等我病好了  你真的会娶我吗?”
“嗯  答应我好吗 不要放弃”

到了手术的那一天
你还是怂了
一声不吭的跑到国外
只给喻文州留了一张纸条
“不用来找我   可能生  可能死”
千万分之一的求生几率
或者
你死后他崩溃的表情
你赌不起

【两年后  伦敦】

你一身白衣
站在广场上面
弹着不久前买的吉他
时不时叹口气
“喻文州  你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
日日夜夜  你所思念的声音
“!  不  不可能是他的”
“为什么不可能是我”
喻文州从后面抱住你
头蹭着你的发梢
吻着你的脖颈
“你真狠心”
“这两年  我还以为你死了”
“每天   看着世界地图发呆”
“连给你立个墓碑都勇气都没有”
“总想着 万一  你还活着怎么办”
“所以说  你该怎么补偿我呢 ^_^”
手上传来冰凉的触感
一枚戒指套在了你的无名指上
“补偿的话   就用一辈子怎么样?喻先生”你笑着灿烂
“那么 余生请多多指教了  喻太太”

【完】



感觉和点的文点的出入。。。。。
偏题了好像

呜  好困  睡觉





评论(17)

热度(220)